杭州民进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理论研究
“五一口号”与协商民主制度
日期:2019年02月15日 作者:葛 孜

  

  【摘要】“五一口号”的意义十分重大,它找到了协商建国的民主形式,创造了协商民主这种新型的人民民主。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热烈响应,由此走上了新民主主义、社会主义的道路。“五一口号”的发布,成为中国政党制度和人民民主政治发展的开端,开启了我国协商民主的新征程。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提出“协商民主”“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概念,对“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进行了规划和部署,表明中国共产党对人民民主的理论与实践有了更加成熟的认识和把握;把有序参与、平等议事、民主监督、凝聚共识、科学决策、协调各方、和谐发展融为一体,表明中国的协商民主正从国家政治制度层面逐步拓展到社会各领域,必将对中国民主政治建设和发展产生战略作用和影响。

  【关键词】 五一口号 社会主义  协商民主  多党合作

  1948年4月30日,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五一口号”催生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诞生。新中国成立后的建设实践,为协商民主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实行,就是党派之间实行协商民主的一种制度安排,为新中国成立后多党合作的有效运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及其他社会力量从“从联合革命”到“协商建国”再到“合作治国”,和衷共济,团结奋斗,充分体现了协商民主主题地位平等;加强了国家法制建设、经济、军事和外交事务的协商,充分体现了协商民主领域广泛深入;在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双周座谈会、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及党外人士协商座谈会议上,参政议政,协商共事,充分体现了协商民主形式丰富多样。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70年来“五一口号”激励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为实现中国和中华民族解放、发展伟大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新时代我们更要继续传承和发扬“五一口号”的精神力量,继续坚持多党合作政治协商的优良传统,牢记使命、砥砺前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 

  一、“五一口号”与协商民主

  1、“五一口号”的背景与提出

  1948年上半年,抗日战争胜利时中国所面临的“两种命运、两种前途”已泾渭分明:国民党的战事已是强弩之末,蒋介石一意孤行的独裁、专制统治行将被推翻;共产党历来倡导和致力于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新政权,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迅猛推进而提上议事日程;国民党策划和制造的“较场口惨案”、“下关惨案”、“李闻惨案”等一系列惨案,使民主党派一些人士从“第三条道路”的幻梦中清醒过来,同共产党团结合作,一起推翻国民党独裁政权,建立一个独立、民主、和平、统一的新中国,成为各民主党派的共同愿望和自觉选择。

  1948 年 4 月 30 日 新中国的黎明即将降临之际,中共中央发布了《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23 条,祝贺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鼓舞全国人们团结起来准备迎接新中国的诞生,提出了联合“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伟大号召。在中国革命胜利在望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提出联合各民主党派建立联合政府的主张,充分体现了中国共党人的阔大胸襟与气度。受此感召与鼓舞,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群起响应。李济深、沈钧儒、何香、马叙伦、王绍鏊、陈其尤、彭泽民、李章达、蔡廷锴、谭平山、郭沫若等民主人士联名致电毛泽东,响应中共“五一”号召,拥护召开新政协。他们还向国内各报馆、各团体及全国同胞发出《响应中共“五一”号召的通电》。各民主团体以香港为中心,为新政协的召开积极筹备,献计献策。

  2、协商民主的概念与意义

  协商民主指的是自由平等的公民,基于权利和理性,在一种由民主宪法规范的权力相互制约的政治共同体中,通过对话、讨论、辩论等过程,形成合法决策的民主形式。其含义有三:①作为政府形式的协商民主。②作为决策形式的协商民主。③作为治理形式的协商民主。

  协商民主恢复了传统政治理念和实践中对于公民美德、理性思考和合法决策的重视,在现实政治实践中具有超越既有政治模式的意义。它有利于改善立法和决策的质量;有利于培养公民精神;有利于矫正自由民主(选举民主)的不足;有利于制约行政权的膨胀;有利于更充分发挥理性的作用。协商民主的实质,就是要实现和推进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把协商民主与选举(票决)民主结合起来的过程中,始终要体现“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这一现代民主精神,并把它作为民主和法治的重要内容,引导群众以理性合法的形式表达利益要求、解决利益矛盾,共同来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二、“五一口号”与我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

  1.“五一口号”促进了多党合作政治局面的发展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讨论通过了经毛泽东修改后的《中共中央纪念“五一”劳动节的口号》共23条,其中第五条提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五一口号”发布后,得到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海外华侨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热烈响应。5月5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致公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人民救国会、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的代表及无党派民主人士共12人发表联合声明,并致电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盛赞“五一口号”。至此,多党合作的政治局面得到了健康、有序的发展。  

  2、“五一口号”发布奠定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政治格局

  “五一口号”发布催生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诞生。历史雄辩地证明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和历史地位不是自封的,而是由中国特殊的国情所决定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从经济关系上,从阶级关系上,从政党关系上,决定了中国社会所有制形式多样性,社会结构的多样性和社会生活方式的多样性,必然要求与之相适应的上层建筑的多样性。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恰恰适应了中国社会这种“一主多从”状况的要求,也是中国社会必须实行这种制度的根本原因。

  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共产党的一贯主张和伟大创造。在民主主义革命阶段,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实现两次国共合作。在政党与政权关系上,毛泽东強调指出:“既不赞成别的党派一党专政,也不主张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而主张各党、各派、各界、各军的联合专政,这即统一战线政权。”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己确定了我党同党外民主人士长期合作的政策。正是在这些思想指导下,新中国所建立的政权就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政权。

  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也反映了各民主党派和广大无党派人士的共同愿望。各民主党派从成立的时候起,就同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不同程度的合作关系,并在斗争实践中发展了这种关系。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通力合作,互相配合,为争取和平而共同奋斗,并在反对国民党一党独裁和内战中形成了一种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合作关系,因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植根于中国大地上,适应中国国情的一种新型的社会主义政党制度。“五一口号”的发布,对于影响深远的中国政党政治格局的形成,有看奠基性的作用。

  三、“五一口号”与我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发展

  1、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概念和特征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同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相联系,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政体相并存的一项国家民主制度;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通过政权机关、政协组织、党派团体、基层组织、社会组织等渠道,就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在全社会开展广泛协商的重要民主形式;是在政治领域体现党的群众路线,拓展公民有序政治参与,推进科学民主决策,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工作机制。

  我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根植于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土壤,发端于底蕴深厚的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依靠于中国共产党坚强有力的领导,架构于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平台,凸显出丰富的民主实践经验,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生动地呈现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特点和优势。它的本质是人民民主,主旨是和谐共存,目标是协同共治,重要渠道是人民政协。它有助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有助于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有助于开拓人民政协事业新局面,有助于促进人类政治文明的进步发展,有助于推进社会主义宪政建设,有助于制衡行政自由裁量权的膨胀,推进法治政府、责任政府、服务型政府、透明政府和廉洁政府建设,有助于促进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促进基层民主的深度和广度,有助于公民社会的健康发展,有助于在实践中形成健康民主社会所需要的政治文化,形成一种宽容、理解、对话、倾听和理性的民主氛围。

  2、我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历史发展

  中国共产党在探索协商民主的长期历史实践过程中不断赋予协商民主新的内涵。早在新民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把协商民主广泛的运用到科学决策、统一战线、群众路线的实践之中,1948年各民主党派积极响应中共发布的“五一口号”,应邀到解放区积极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的筹备,协商建立新中国。此后,依托于人大的选举民主和依托于政协的协商民主实现了相互结合,使协商民主制度完美地镶嵌到中国民主制度之中。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领导的协商民主上升到国家层面并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在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巩固新生人民政权、推动社会改革和建设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协商民主拥有组织形式和组织机构。1949年9月21—30日,人民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我国正式确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协商民主在国家层面运行有了组织机构和制度平台,开始走上制度化轨道。协商民主成为中国两种民主形式之一。随着改革开放深入,中国共产党把我国协商民主拓展到公民社会,提出了公民协商的理论。

  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把中共同各民主党派合作的八字方针发展为十六字方针,为党际协商民主的创新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1989年12月,中共中央颁发的《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使党际协商民主进入规范化、制度化轨道。1993年3月,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写入宪法,标志党际协商民主得到了国家根本大法的认可和保障。2005年2月,中共中央颁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成为新世纪新阶段指导党际协商民主发展的纲领性文件。政协协商民主走上规范化、制度化、程序化的轨道。1995年,中共中央批转《政协全国委员会关于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规定》,政协协商民主进入规范化、制度化、程序化轨道。我国于2000年颁布实施的《立法法》对立法协商做出了有关规定。2005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个人所得税法修改过程中,成功举行全国人大历史上首次立法听证会。这在立法协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2006年2月,《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以党的正式文件的形式,确认了协商民主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一种重要形式的观点。2007年11月,《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第一次在国家层面确认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的科学概念。2012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转发的《中共政协全国委员会党组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贯彻落实情况的报告》,第一次在党的文件里确认“协商民主”的科学概念。

  3、新时代下“五一口号”与我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拓展与深化 

  在我国协商民主理论探讨和实践操作中,平等、参与、协商、公开、多数、理性等协商民主的精髓得到了发扬和传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点和优势。  

  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确认协商民主概念。报告指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要完善协商民主制度和工作机制,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通过国家政权机关、政协组织、党派团体等渠道,就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广泛协商,广纳群言,广集民智,增进共识,增强合力在这里,报告将国家政权机关(即立法、行政、司法机关)也列为协商民主的渠道。

  “五一口号”的核心要义是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协商民主的重要政治基础,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最大特征。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地域广阔、社会差异性比较突出的发展中国家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必须坚持在历史中形成的、由人民选择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协商民主无论是其组织体系还是程序过程,都必须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把协商作为基本的途径,让尽可能多的公众对国家的大政方针和地方重要事务以及群众生活等重要问题进行讨论协商,协调各方面利益,以求取得共识。

  “五一口号”倡导的是多党合作、共商国事精神。在我国的协商民主实践中,参与协商的主体囊括了来自各个阶层、各类政治活动主体的力量,平等协商,求同存异。民主党派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与中国共产党同为政治协商的主体,既坚持基本共识又保持各自特色,既团结合作又互相监督,政治利益一致,法律地位平等。从各个层次、各个领域引导和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尊重多数人的共同意愿,照顾少数人的合理要求,各种利益诉求和愿望得到充分表达。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统一战线是党的事业取得胜利的重要法宝,必须长期坚持。要高举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旗帜,牢牢把握大团结大联合的主题,坚持一致性和多样性统一,找到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

  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提出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基本形式。我国民主政治建设的现状表明,以人民代表大会为主要标志的、人民所拥有的选举、投票权利,始终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最根本的体现。协商民主体现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的扩大,实现了人民权利的行使和人权的保障。我国的协商民主具有丰富的资源和制度的保障,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常常以相互结合、相互渗透、相互交织的方式,融合在国家政治生活、城市公共政策、社会生活等层面的民主政治的现实操作之中。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协商民主的现实政治制度基础。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推进器。我国协商民主的基本实现形式——政治协商,在实践中形成了特定的内涵和规定性。人民政协在协商中诞生,在协商中发展,是我国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通过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在实施基本治国和执政方略、统合各种政治力量、进行政治整合等方面发挥重大作用。

  新时代对多党合作和民主协商制度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各参政党必须紧密围绕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新目标、新任务,深刻把握新时代的新特点和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期盼,积极探索创新服务大局的工作思路和重点,充分发挥各党派联系界别优势,认真履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协商职能,特别是贯彻新发展理念,围绕助力健康中国战略实施、助推美丽中国建设、助力脱贫攻坚、促进社会和谐献计出力,在新时代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

  各民主党派必须深刻把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始终不渝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深刻认识党和国家事业发生的历史性变革和伟大成就,深刻认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治国理政新思想新理念新战略,不断增强“四个自信”和“四个意识”,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共同理想信念、共同前进方向、共同奋斗目标,提高政治把握能力,自觉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坚持好、完善好、发展好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

  2018年是“五一口号”提出70周年,回顾历史,70年来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风雨同舟、唇齿相依、肝胆相照、砥砺前行,将百年前积贫积弱的中华民族,建设成为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大幅增强,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社会主义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展望未来,党的十九大向全世界宣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新时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实践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我们必须将“五一口号”所承载的精神财富和宝贵经验传承下去,以党的十九大精神特别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进一步推动多党合作事业蓬勃发展,巩固和壮大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在新时代更好发挥民主党派参政议政职能,创造多党合作事业的新局面,让中国特色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参考文献:

  1、中共发布“五一口号”的重大历史意义和现实价值2013-08-01,沈建玲

  2、《协商民主》,高建、佟德志

  3、《人民政协理论研究文稿》,李昌鉴

  4、《协商民主研究丛书》,俞可平、叶明

  3、党的十九大报告

  

杭州民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