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民进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理论研究
高擎民主与科学的旗帜——论浙江省立湘湖师范学校校长金海观的民主思想
日期:2019年02月15日 作者:蔡惠泉

  

  促进民主政治在中国之实现,金海观是一位旗帜性人物。他的道德文章,学问人品,堪称楷模。

  1971年6月,“爱国民主的乡村教育家”在杭州龙游路12号寓所悄然离世。9年后,省政协和民进举行了追悼仪式。近50年来,社会各界编著出版《湘湖忠魂》《金海观全集》(上、中、下)《金海观九十诞辰纪念专刊》《金海观传》、《金海观史料选辑》、《金海观教育文选》、《金海观与素质教育》、《湘师春秋》、《戎马湘湖人》和电视纪录片《烽火湘师路》等数十种专著、文集和影像作品;京沪和丽水、萧山的校友纪念活动不断。

  “金海观先生之于湘湖师范,犹如蔡元培先生之于北京大学,竺可桢先生之于浙江大学,其功绩永远不可磨灭。湘湖师范因为有金先生及其同事们的苦心经营,才成为一所名闻遐迩的师范学校。”民进省委会老主委毛昭晰如斯说。1

  一、译介西方教育思想,跻身五四民主科学大军。

  1952年8月,享誉业界的金海观加入民进;10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任命他为省政府文化教育工作委员会委员。2还有省政协常委、中国教育工会委员、民进中央候补委员等光环。

  在金海观的人生目录上,民主与爱国是其先导。

  列强入侵,割地赔款,“救救孩子”于“一沟绝望的死水”,梁启超: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加入“少年中国学会”。

  五四启蒙时期,国内文化界中人发起一个‘少年中国学会’,宗旨是介绍民主思想和科学精神来改造

  中国社会,我当时在南京读书,看了该会出版的‘少年中国’月刊,十分赞成。同班同学杨效春由先烈恽

  代英介绍加入‘少中’后,劝我也加入。1924年暑假,沪宁两地部分会员集会于南京东南大学梅庵,左派

  出席的是恽代英、沈泽民、杨贤江三人”。3

  1919年“少中”在北京创立,李大钊编《少年中国》,田汉、张闻天、恽代英等撰稿,“毛泽东也是经李大钊介绍,于1920年初加入”。4

  输入进步思想,革故鼎新。1919年,南京高师《少年社会》创刊,与人合译的《德谟克拉西的发达和他对于教育的关系》分4期连载:“民主的教育,必须为民所有,为民所办,为民所享。”《中华民国教育史》(1997年版)有述。

  作为学生,金海观理论与实践并行。1919年,教育部《教育公报》连载《美国乡村学校改良之要点》,翌年3月,金海观在《寺观篇》《农团篇》中提出农村的改良与农民的教育,创意“乡教运动”,译著《丹麦的乡村教育》分4期连载,王克仁在《中华教育界》点赞,从1928年始,有雷沛鸿、孟宪承、梁漱溟、俞庆棠等相继介绍。当今还有研究者视其为发轫之作,“试图以介绍外国经验来引起国内教育界注意本国的乡村教育问题”。

  “1864年,丹麦和普奥联兵开战,结果失去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两县,于是国民都觉悟起来,

  晓得要振兴丹麦,不从教育下手不行了”。“丹麦只有15582方里,我们浙江有36680方里,要比丹

  麦大两倍多。”

  同年杜威来华,《杜威教育哲学》编成英汉对照版,至1931年6月共出版6次。金海观列在该书四位笔记者之首。

  二、引导中国“乡教运动”在萧山(湘湖)。

  湘师由浙大创办。筚路蓝缕,三年半五易校长。1932年2月,在中原与江浙及蜀地的大中专院校任教10年后,金海观被陈布雷厅长委任,临危受命。  

  8月,《乡教运动的展望》在校刊《湘湖生活》复刊号发表:

  “这个婴儿有伟大的责任在他的肩上,他要叫顽石点头,他要叫锄头跳舞,他要教天女散花于沙漠

  之中,他要教龙虎降伏于肘腋之下,‘天降大任于斯人’,民族的重荣,祖国的复兴,要全靠着他了。婴

  儿为谁,就是未来的‘乡教运动’。”

  这里,作者运用修辞手法,博喻“乡教运动惊世骇俗、使命光荣,以期重塑国民灵魂。

  “乡村学校,应为社会的中心;乡村学校的教师,应能做乡村社会的灵魂”。

  犹如一位总揽全局的指挥员,面对晓庄的失利,金海观调整战略:

  我们觉得不必专事惋惜”,“要等待第二胎的坠地”,“北则有山东之‘乡村建设’运动;中则有江

  浙一带之‘乡村改进’运动;南至粤,桂,西至巴,蜀;都有胎动的表示。

  《湘湖生活》在国内公开发行,订数曾高达6000份。

  “为什么要发展乡村教育”,金海观在遂昌作演讲:

  中国是一个农业国,照理,农产物至少应该自给的;但是近年以来,年年中国人都要吃“洋米”,

  年年从美国、暹罗、安南等处输入大宗米麦。乡村里除了既广且深的经济危机之外,更有许多极其广泛

  而重大的病象:识字教育不普及,文盲数量为世界任何国家所比不上;学龄儿童大部分未能入学,死亡

  率高于任何国家。

  为此,他倡议《中等以上学校一律下乡的提议》“唤起民众来共同奋斗求中国之自由平等”:

  “乡村民众倘能唤起,为量则占80%以上,生产能力极强的人比比皆是,实在是民族复兴运动中的

  生力军。”

  倡导建立“校外服务学生视导制度”,与校友长期联络。其足迹遍及全省16个县的乡村。 

  宵衣旰食,廉洁自律。“工学制试验班”《纲要》载《中华教育界》。当年,湘师校园里建起科学、工艺、农艺、图书等馆舍及农业试验处、气象站、医务室和体育(童子军)运动球场,农场200余亩,有造纸、缝纫工场等。参观者不绝,郁达夫等文化名人相继到压湖山演讲。

  金与学生一起就餐和筑堤、挖池、掘藕等劳动。1937年春,男生在南星桥集中军训,他戴草帽,着土布制服,穿草鞋前往,被门卫阻挡。诸暨的叔父带儿子挑行李前来投考,却“原轿返回”。当年,学校与外界联系的渠道即是邮路,他将所有的信函堆置案头,待招生录取结束后再拆封回复。

  教育福荫湘湖沿岸各村落。设石岩村生活改进区,开展生计、公民、识字和康乐教育。乡村改进包括普及农民文化教育,成立消费和生产合作社,防治流行的姜片虫病,办理卫生经济事业等。张神殿辟为“文化中心”,校医为村民治病;农户存放了几十上百年的粪缸被迁移,拓为大道。

  成立湘湖初等教育试验区和工学互助社,创建青山张小学、湘湖流浪儿童教养所及湘湖医院,4年内接出诊近三万人次。《湘东乡生活改进实验区计划》覆盖33个村。

  压湖山名闻两浙,人才辈出。校友沈图(申屠筠)18岁任抗大教员,华子扬任职中央教科所,还出了舞蹈家、音乐家和部委司局级干部(解放后)。

  在美国的胡德珍说,她能处动荡时代不倒,养成刚正、朴实的习惯,来自金师的教诲;其夫毛森,“受他伟大的情操所感动”,后竟做了金师营救学生的“帮手”5。

  校友叶百令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舞蹈卷》,李小玉主持电影制片厂的音乐工作:“是校园文化培育其文艺天性”。67

  事实胜于雄辩。1932年前招生235名,毕业22人;此后5年半,招生579名,毕业346人,两项分别增长2.5倍和15.7倍。“两个三分之一”足以让湘师自豪:在祇园寺期间,参加共产党队伍与报名参军的,各占学生的三分之一左右;抗美援朝,有近百校友参战,其中一人驾战机击落敌机两架8。

  “浙东名校”,“民主堡垒”,崛起在湘湖。

  三、 南迁办学,铸“湘湖精神”。

  1937年年底,湘师南迁浙闽山区,驻足景宁道化,又重返松阳,在抗战教育史上写下浓重篇章。 金海观撰写“小言论”,主张抗战必胜、抗战建国、教育图存的理念。1938年1月21日《当日新闻》:

  “在这个时候,国人只有一条出路就是抗战胜利。要抗战胜利,只有一个法门,就是精诚团结,奋

  斗到底。社会各阶层各职团,应该分工合作,各尽一分子力量来完成争取民族生存的伟业,决不可中途

  退缩,自行停顿。这是本校再迁和本刊复刊的理由,愿与邦人共勉之。”

  用钢板刻写的文字,编成小报,油印后在义乌、松阳的集市上发行。

  金海观以教育为己任,生活艰苦到了极处,精神世界饱满到了极处:

  “师范学校应该是国家的文化战士培养机关,使其养成为战斗员,外抗文化侵略,内除文化障碍。”

  “我校卓异之校风将如日之恒,如月之升,而终古不朽。”

  战时教学有序。学校聘工匠造枪械,增设军事训练。通史课讲授爱国志士、民族英雄。他承诺,无论抗战多久,学校决不出现“最后一课”,万不得已,便投笔从戎。

  “湘湖精神”是“萧山精神”的组成部分。一种精神的形成,是一地区一团体在一定时期内的作品。

  1941年,“10月1日上午八时,全校师生800余人在一院大操场举行纪念仪式,主席金校长领导如

  仪后,即对全体校友阐述本校特有之精神,吾校校友优点甚多,今可归纳为五:(一)苦硬,(二)实干,(三)

  研究,(四)进取,(五)注重情谊。此即吾人所谓湘湖精神是也。”

  1942年5月22日上午,敌机飞抵广因寺,投弹22枚,炸死7位同学和1位工友。

  在抗战中,有这样一种英雄,他们不曾拿枪,却同样捍卫着中华民族,与敌人做着殊死的战斗。

  在景宁道化,一日三餐稀粥就盐汤,学校同样注重民众教育,创制“教育担”,收留逃难孤儿,老师分工照顾。农民赞叹:“天下未见过这样好的读书人!”

  1947年9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远东区基本教育研究会议在南京召开,《湘湖师范实施基本教育工作报告》及“教育担”一副送交大会展出。

  金普森:八年抗战中湘师不仅没有解散而且在战斗中不断发展壮大,这是金海观毕生中最得意之作,《金海观全集》120万字中最为精彩文章,绝大部分是在抗战时期写成的。9

  毛昭晰:“金先生提倡的这种战时的特殊教育,既起到了唤起民众的作用,也教育了湘师广大的师生。所以尽管日寇步步紧逼,湘师却越办越好,越办越大。人们从流亡中的湘湖师范,看到了中华民族“威武不能屈”的伟大精神。” 10

  四、爱国民主,矢志不渝。

  胜利后回迁萧山,音师、体师专业招生,金海观把音乐和体育师资的培养摆上议事日程,以办理全民教育,又始终不忘重返湘湖校园。

  金海观上的《伦理课》《公民课》和《乡村教育》课是学生们爱听的,偶尔去上体育、音乐和数学课,也上得很精彩。面对国家的命运转折,他为学生讲谭嗣同的《仁学自叙》,藉此怀念这位“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反封建勇士:“深念高望,私怀墨子摩顶放踵之志”,“初当冲决利禄之网罗,次冲决俗学若考据若词章之网罗,冲决君王之网罗,次冲决伦常之网罗”,如椽之笔剑指独裁专制,戳穿君权神授的谎言。

  金海观说,谭在思想史上与康梁同垂不朽,而人品尤高于康梁。11润物无声,意在言外,学校正在培养能“立”能“达”、具有独立思想意识的教育工作人员。

  向往民主,献身教育,师生刻骨铭心。

  湘师引领古城的文化。后任校长兼党支书的徐文强有记:

  那次晚会,萧山各界人士到的很多,我们县府的青年干部大部分去了。演出的节目十分精彩,每场演

  出都博得观众一阵又一阵的掌声。有人说,晚会的思想性、艺术性、技艺,都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我

  也觉得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的高水平,是金海观注重全面发展,(尤其)在南迁中,组织“喈喈歌咏团”、

  “醒民剧团”等打下扎实功底的结果。

  继续开展“乡教运动”。解放后,湘师在附近农村兴办学校(冬学),办农忙托儿所,帮助农民治虫,办理卫生和防治姜片虫病等,并在县城和近郊办理试验区,在没有中心小学的来苏乡办起了十来所小学,扑灭文盲,全面推进农村教育工作。

  1952年,县委书记兼任第一校长,金海观其次;次年4月,刘路平“由党派遣,省人民政府任命”,主持日常工作。

  1956年,12月,民进中央批准成立民进萧山县筹委会和省筹委会,金海观任主委、秘书长。一个月后,他离开了长校25年的湘湖师范。

  在省筹委会,金海观是惟一的民进专职干部,工作尽力。他远赴全省各地,发展会员,建立组织。在有关会议上,他展示一名党外知识分子的风范:

  我提出了四点意见:(1)党在学校内的领导问题;(2)分配问题;(3)干部问题;(4)

  少数人虚伪不实的作风问题,如因邀功及诿过而讲假话。

  然时运不济。1957年6月6日,浙江日报第一版刊登其发言,聊作靶子。

  1959年12月, 他戴“右”派帽,去书店“购得谭嗣同年谱等书两本”,可见对其心仪至深。

  “我在统战部发了一次言,就引起了成为右派之主因,但在旧社会(无论北洋军阀时代及

  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时代),我们在开会时发言之尖锐,或比此次发言为尤甚。亦有以言辞取

  祸者(如被暗杀),但究系少数,除非真有谋划。如吾辈之并无阴谋仅仅放言无忌者,当不致

  遭意外之处分也。”

  金海观的独立精神与自由思想是党派士人的风骨。冰心曾说,中国不缺少知识分子,缺少的是“士”。士者,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也,以天下为己任,舍身取义。

  在“文革”岁月,金海观依旧心系教育:湘师的十万册图书被抢走,下落如何;青年人不读书,专干坏事,无人管教;红卫兵大串联游山玩水,扰乱社会秩序;造反派打死人,犹如“专制时代之杖毙”……

  岁月的风沙敲击着屹立在原湘师校园现湘师实验小学里的金海观塑像,座基上原民进中央主席雷洁琼的题词熠熠生辉,老人的两道剑眉之下,炯炯目光喷射出的是民主思想、爱国精神。

  注释:

  ①  10毛昭晰《金海观史料选辑·序》,《金海观史料选辑》第1页、第3页,萧山文史资料选辑(九)政协萧山市委员会文史工作委员会编, 1998年9月。

  ②  附:任命书复印件。

  ③  见附件:反“右”期间金海观亲笔手书的“交代”材料。

  ④  《李大钊传》朱志敏著,红旗出版社,2009年5月北京第1版。第244、245、270、271页。参见《中国报刊图史》,湖北人民出版社,2005年4月第1版。

  ⑤  胡德珍《忆金师》,载《湘湖》1997年第2期,浙江省萧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编。

  ⑥  叶百令《回忆与怀念—写在金海观校长九十诞辰》,《金海观九十诞辰纪念专刊》第193—195页。

  ⑦  李小玉《湘师和金校长影响我走上人生大道》,《金海观九十诞辰纪念专刊》第107页。

  ⑧  9金普森《金海观全集·序》《金海观全集》(上)第12页、第9页。

  1112《金海观全集》(下)第1576页、1128页。全集编委会编,方志出版社,2003年10月第1版。

杭州民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