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民进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理论研究
参政党参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发展的现状、问题及对策研究
日期:2017年04月21日 作者:许也平
 

 摘要:完善与发展协商民主制度化是中国社会走向民主、政治文明的重要手段,参政党参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有助于加快这一进程。

 关键词:参政党;协商民主;制度化

 参政党参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充分考虑了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基础上,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就国家大政方针, 通过平等、自由、理性的协商, 形成共识, 从而赋予立法和决策以科学性、合法性的民主形式。

 毛泽东是中国协商民主理论的提出者和实践者。当代中国参政党参与协商民主的发展历程可分为三个阶段: 1949至1957年巩固与发展阶段, 1957至1976年的曲折与中止阶段, 1976年以来的恢复与完善阶段。

 参政党参与协商民主制度化是把协商民主的要素和环节以制度的形式固定下来,通过刚性的制度约束来规范协商民主,从而使这种协商成为自觉意识和习惯行为模式转化的过程。参政党参与协商民主制度化,是中国社会走向民主、政治文明的重要手段,对于社会发展具有积极推动作用。

 一、参政党参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发展的现状与问题

 在协商民主实践中,民主政治烙印最深的协商主体当属我国各民主党派,它们既不是执政党,又不是在野党、反对党,而是中国独有的政党类别——参政党。

 尽管参政党参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从形式上不断得到加强,党派人员作为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的数额在人大与政协中占有一定比例,政府机关的实职干部中也有一定数量的党派成员任职,但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在一些地方甚至是演出秀。看似民主,实则做秀。

 在每年的两会期间,民主党派成员也提出不少有建设性的提案与建议,真正得到实施与落实的并不多。在一些单位,基层党派成员参政议政中缺少话语权,在需要党派成员参与的活动与会议上,走过场,做摆设,当花瓶。

 事实上,在公众的生活中, 很多利益无法得到保障,即使是关系到公众切身利益的所谓听证会,也因为听证代表的不广泛性、文化素养与独立思考能力的缺乏,被利益集团绑架。

 参政党绝大部分成员是由知识分子,行业精英组成,具有良好的政治素质、科学文化素养,和良好的专业知识水平。因此,由参政党参与民主协商,能更公正、科学地提出自己的观点,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案。

 针对公众的利益诉求,民主协商表现为更加重要。如何形成科学的协商机制,通过公开、平等、理性的方式, 让利益的各方主体通过协商的方式, 达成均衡, 使参与各方的利益得到相应的照顾, 形成一种彼此接受的妥协方案,最后形成民主的仲裁结果,就变得十分重要。

 目前,社会矛盾突出,极端危害公共安全事件频发,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一些合理的诉求没有得到及时、合理的解决,积怨成疾,最终酿成惨案。

 二、参政党参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发展的对策

 1、协商民主应该由政府主导

 协商民主作为一种民主的治理形式需要在实践中寻求制度支撑。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马克·E.沃伦教授认为民主的根本价值就是所有人都参与,参与的各方都享受民主权利,他强调制度环境对协商民主的重要性,指出国家应该创造制度环境,以促进协商民主。

 完善协商过程必然要求建构协商制度、组织和规范协商过程,做出权威性决策以及实施这些决策。所有这一切,都不能离开政府的主导作用。

 2、协商民主必须由参政党参与

 在人人参与的协商民主氛围中,参政党起着重要的、不可忽视的作用。参政党成员具有良好的政治素质、强烈的使命感,具备较好的文化素养、精湛的专业知识,具备解决实际问题的的能力。

 针对基层公共治理事务所涉及的群体, 根据其年龄、职业、受教育水平等特点, 采取不同的协商方式。比如针对老年人群体的相关事务, 可能采取相应的座谈会、恳谈会等进行协商能够比较好地吸引相关主体参与。随着网络的普及, 特别是在城市地区, 充分利用网络作为协商的平台, 利用政府、社区的各种网络资源, 开辟专门的空间,由协商主持人主导, 将民众关心的公共治理事务有计划地进行网络讨论, 在更大范围内吸引相关主体的参与。

 所有这些协商民主的过程,参政党的作用不仅仅是参与协商,更是监督;只有大力加强参政党在协商民主中的监督作用,在政府决策中提供更多科学的反对声音,才能真正推动民主。

 3、协商民主必须法制化

 美国当代著名的国际政治理论家塞缪尔·P·亨廷顿在《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中指出,“制度化是组织和程序获取价值观和稳定性的一种进程”;历史学家钱穆在《国史大纲》中指出:“一个制度的推行,必有与其相符的一种精神与意识,否则此制度即毁灭,不能自在”。

 美国学者奈斯比特称,美国实行的西方式民主制度是一种“横向民主”,而中国实行的是一种政府自上而下的指令与人民自下而上的参与相结合的新政治模式,即“纵向民主”。在这里,协商是参与的重要形式。“协商民主的价值之一就在于将政治共识的构建注入了主动的因素,而不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它强调政治共同体当中成员的独立、自由与参与性,是对现代民主政治中竞争性因素的容纳。”

 加强协商民主制度建设,必须建立健全规范化和常态性的政治协商制度,把参政党参与协商作为人民政协的主要形式,增强民主协商的有效性,把政治协商活动真正变成党和国家重大决策中不可忽缺的重要环节,把政治协商成果真正转化为实现科学决策、民主决策和依法决策不可替代的重要依据。

 协商民主法制化建设需要各级党委对协商民主工作高度重视和认真组织,需要各级政协对协商民主职能的切实履行和不断改进,无论是党委对协商民主的重视,还是人民政协对协商民主的不断改进,都需要站在国家政治制度和政治发展的层面认识协商民主,着力推进协商民主制度化,充分发挥协商民主主渠道、主阵地功能和作用。

 通过协商民主法制化建设,把协商过程公开透明化,在协商过程中各方互相提供信息,交流意见,形成共识,多次协商,最后取得一致性意见,作为政治决策的基础。

 参政党参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建设是一个在今后较长时期内不断摸索、不断完善过程,需要各级党委和政府在法律层面的支持,需要各级领导的大力重视,需要有全民觉醒的意识,更需要参政党成员积极参与和努力。

 参考文献:

1、魏晓文,郭一宁,毛泽东协商民主思想及其当代价值,理论学刊,2013年12月,第17页.

2、朱兆华,党内协商民主制度化研究,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年7月,第474-479页.

3、宋连胜, 刘俊杰,当代中国党际协商民主的发展历程与基本经验,东南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5月,第12-14页.

4、邹宗根,基层协商民主: 功能、过程与建构,中共济南市委党校学报,2012年第2期,第94-97页.

5、包心鉴,协商民主的制度化构建和人民政协的主渠道作用,人民政协报2013 年8 月21日,第C04 版.

6、商玉泉,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制度化发展,山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3年12月第4期,第11-14页.

杭州民进